找工作这事是急也急不来的

来源:admin日期:2020/06/07 浏览:88
“我想请你帮我翻译一些古文。”听到是翻译古文,姬月华兴致登时被杀了大半:“翻译古文……原来是这么沉闷的事。”“你不愿意是吧?”易龙牙语气中没有多少失望,反正他也没期待她会答应,古文翻译可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才不,翻译就翻译吧!”虽然很无聊,不过对姬月华来说也是聊胜于无。“嗯,那就跟来吧!”姬月华跟随着易龙牙来到他的房间后,就四处张望,似是对于易龙牙的房间充满着浓浓的好奇。“月华,你的脖子转来转去,难道不会累的吗?”“不是不会累,只是第一次来到别人的房中,总是好奇一些罢了。”姬月华解释着时,还是继续她那脖子和眼睛的运动。半晌,姬月华把房中的一切看饱后,便老实不客气地抓着枕头打走了坐在床上的易龙牙,然后取而代之坐在床上。而房间的主人则是被驱逐到椅子上,苦笑道:“你也太霸道吧!”姬月华盘膝而坐,双手环抱着枕头,笑道:“不是霸道,只是希望你能表现多一点男子气概出来,你总不好意思要我坐在椅子上,而你就坐在床上吧!”“是、是,你说得是。”易龙牙耸肩说着时,扭身把书桌脚底的锁钉踢开,把整张书桌移到床前,叹道:“这样服侍就行吧!”姬月华先是一呆,然后才满意的笑道:“就知你最好!”笑嘻嘻地赞赏完易龙牙后,姬月华便开始把弄著书桌上的绿色石板。比起还算中上阶级的易龙牙,姬月华翻译古文的能力实在是大有不及,不过有人帮手也总是好过得自己一个人去做,翻译的速度也总算是有所提升而且气氛也不致太沉闷。翻译中途,姬月华停下手上的工作,望着正认真翻译石板上文字的易龙牙。在她对面的易龙牙当然感觉到她的视线,说道:“月华,你望着我做什么?”姬月华闻言,突然一脚踩在易龙牙的脚上,伏在桌上叹道:“龙牙,你这间房很不好喔!”由于两人也是没有穿着鞋袜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一脚对易龙牙来说可是痛入心扉。易龙牙吃痛地低呼一声后,便叹道:“是、是,我这房又有什么不好呢?”“很沉闷、很老……我不太知道怎说,不过这间房有一种很淡且沧桑悲凉的感觉,就像是一间老人家的房间一样。”“沉闷……沧桑悲凉……老人家的房间!”本来还泛着笑容的易龙牙闻言如遭电殛,笑容瞬间被冻住。环看房间一眼,本来是很顺眼的装潢搭配简单摆设,易龙牙他却觉得不再顺眼了。“龙牙,你没事吧?”看着易龙牙的笑容被冻住的僵硬模样,姬月华担心的在他眼前挥手说着。“我……没有事,只是你说得没错,这间房真是很不好,亏我当初还想了三、四个钟头才决定房间的装潢布置,最后还沾沾自喜自己能弄出一个顺眼的陈设出来,想不到现在再细看和认真感受……我原来是浪费了那三、四钟头才对。”听出易龙牙那无奈的语气,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姬月华却是笑道:“那你一定要找我喔!”“唔?什么找你?”“笨,既然已经不合自己心意,当然要改变它才对,房间是自己的私人空间,怎可以让它和自己合不来。”姬月华曲指敲了还在发呆的易龙牙额头一下后,便续道:“所以啰……月华姐姐我是会伸出救援之手,来帮你的忙。”察觉到姬月华的意图,易龙牙双手打了个大交叉,说道:“不行,我不想把房间弄得像女孩子的房间!”“放心、放心,你又不是不清楚我那凑热闹的性子,我只会来帮忙,不会乱来的。”姬月华认真地说完后,便又开始翻译的工作,不过她那若隐若现的笑容似是对于装潢易龙牙的房间有着无限的兴趣。而虽然姬月华这个保证的可信性是极低,不过现在还是翻译古文为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易龙牙也就把房间的事丢在一旁,反正这事也不急着去办。七时半与往常一样,七时半是晚饭时间,早已经横躺在床上发呆的姬月华一看到挂墙钟显示着七时半,便拉着易龙牙到饭厅。易龙牙就座后,便看到一碟牛排放在自己眼前。拿起刀叉正想着切下一小块来尝尝这些上等牛肉有什么与众不同时,坐在对面的仓岛便已经把自己刀叉抵住了易龙牙的刀叉,皱眉道:“易君,人还未到齐,不能偷吃!”“不是偷吃啦!我只是想先试一下味道。”“不行就是不行!”仓岛还是不退让。舞刀弄剑这事上,仓岛顶多只有十多年经验,相比起易龙牙七十多年的经验,根本就是微不足道,轻易架开了仓岛的刀叉后,易龙牙退回椅子上,嘀咕道:“呜……我才是这些牛排的主人,为什么没有特别的待遇。”然而,他嘀咕时却没有发现仓岛望着他的眼神是有多么的震惊,他那随意的一旋一挑,根本就是顺手拈来,自己的刀叉虽然锁得不怎么认真,但是能这么容易被架开,这哪会叫她不震惊?不过,再想及易龙牙不时表现出来的神秘气息,仓岛也就平复了那震惊。而在易龙牙退回椅子后,孙明玉笑道:“龙牙,你就多等一会吧!”孙明玉刚说完,莉莎便已经急冲冲跑回来,并且快速地就坐。人既然到齐了,也不需要孙明玉多说,众人开始一小块一小块地蚕食那厚度和色泽适中的牛排。亦是与往常一样,葵花居的晚饭时间并不怎么安静。姬月华开口问菲娜:“嗯……对了,菲娜,你现在找到工作没有?”正在把牛排切成一小块的菲娜闻言,叹道:“嗯,正式的研究所和私人机构也试过,不过,全都说没有空缺,要在港城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还真难得可以。”见菲娜这样子, BB视讯游戏投注平台孙明玉便加入说道:“不用太心急, BB电子游戏投注平台找工作这事是急也急不来的。”“放心吧!我没有沮丧, 多人在线棋牌游戏反正现在有地方住还有三餐提供, 能提现的手机麻将游戏这种情况就算想着急也很难吧!”听到菲娜这样说,证明她未曾被找不到工作这事影响心情,不过众人也识趣地不再在这话题兜圈子。“对了,小牙,这些牛排怎样?”想到刚回来时对易龙牙作的保证,莉莎自信的道:“这些雪花牛肉煎成牛排是不是很好吃呢?”把一大块牛肉塞到口中咀嚼,易龙牙想了一会,才说道:“味道的确不错,嗯,好吃。”听到易龙牙敷衍的评语,莉莎已经羞怒地取过腰间的手枪,并且枪口指着易龙牙,嗔道:“不准敷衍答我!”“当然好吃!”易龙牙双手高举一副投降的好笑样子,惹来正在看他们二人表演的众人娇笑起来。晚饭结束后,易龙牙倒是没有心思再去理会石板的事,反而是跟莉莎、月华二人在游戏上决一高下,工作虽然重要,不过玩乐也是同等的重要,他是这样的想着。然而,易龙牙玩不到多久,便被仓岛强势地借去,丢出主楼巡逻。仓岛紧跟在易龙牙的旁边肩共肩的走着时,正闷着的易龙牙眼角看到了仓岛那认真中又略带惊惶的样子,忽又升起一种戏谑的念头,不过想到事后绝不会这么轻易收拾,也只好作罢。然而,虽是作罢,但嘴上仍是唤道:“雪樱。”“什么事?”仓岛闻言正眼望也不多望易龙牙一眼便回应着。对于仓岛的不礼貌举动,易龙牙倒没有在意,反正朋友间也常会说话时不正眼望对方,而且当他知道仓岛怕鬼的事后,更是有十二分谅解,要她现在把眼睛移离黑暗,这可是间接把她的恐惧指数提高。“没有什么事,只是想说其实你也不需要这么怕黑吧!只要你肯面对它,你就会发觉它不是你想像的那回事。”“哼!你不怕当然是说得好听!”仓岛对于易龙牙的建议嗤之以鼻。“你这样说就太伤人心了,我可是一番好意的,我不是不怕黑暗,信我吧!只要你能正视它,就会发觉它并不可怕的。”“哼,不信!”“唉……多相信我一点吧!那样会少很多烦恼的。”对于仓岛那不信的态度,易龙牙也没她办法,自己总不好架剑在她脖子上,逼她相信吧!易龙牙之后也没有再说扫兴的话题,既然她不信的话,就只好说说笑逗她开心,分散她的注意力,免得她太害怕,往昔没有怎留意她怕不怕鬼就可得过且过,但现在既然知道了就不可以不做些功夫。而要分散仓岛的注意力,对易龙牙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银河在线网投游戏凭他那将近游历三分之二海蓝星的见识和风趣谈吐,要仓岛不被他的话题所吸引,这才算是难事。最后当两人回到主楼时,仓岛已是满脸笑靥,先前纠缠着她的恐惧早在不知多少个十年前就被丢到西海处。在房前,易龙牙还未开房门,便见到姬月华一脸气鼓鼓的走上二楼处,出于好奇下问道:“月华,你怎么一副想杀人的模样,有人得罪了你吗?”“喔,龙牙,不是有人惹我,你看!”姬月华把一片光碟递到易龙牙眼前。“唔?一片普通光碟嘛……有什么问题?”“坏的,这是坏的,我先前还想着看它来解闷,谁知看不到十秒,它便给我坏了!”一听到原因,易龙牙登时笑了出来,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也不要气得像受了什么天大冤屈似的,害我以为你有什么事。”听着易龙牙的笑声,就觉得他是在笑自己幼稚,姬月华右拳高举,森然道:“好喔,你还敢笑我,看我怎样收拾你!”“是、是,对不起啦,只是我觉得真的好笑嘛!”停止了笑声后,易龙牙说道:“为了补偿我的过错,要不要再帮我翻译古文呢?”“又要翻译……等等,这明明是我帮你,为什么说得好像是你帮我似的?”虽然不太情愿,不过,姬月华仍是走进易龙牙的房中。易龙牙把房门关上后,笑道:“哈哈……现在你无所事事,我要你帮我忙,不就是帮你消磨时间,那你说这算不算是帮你呢?”两手一摊,摆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二人之前离开房间时,并没有移动过什么房中的物件,所以姬月华很自然地跳到床上,把旁边的枕头抢到手抱着,而空出的一手则是把弄着石板。易龙牙坐回椅上后,也不理姬月华是不是真来帮手,慢慢地翻阅着古文翻译大全,而石板也任由姬月华把弄,反正书写在石板上的二十四面文字也全部抄录下来,石板暂时可说是可有可无。然而,过没多久,二人却听到房外传来孙明玉的声音:“龙牙,你睡了没?”“还没,有什么事吗?”走至门前,拉开房门后,易龙牙和姬月华当然是可以看到孙明玉,但孙明玉看到姬月华却吓了一跳,呆了好一会,才说道:“月华,你怎会在龙牙的房间?”“我是来帮手的,龙牙他要我帮忙翻译一些古文。”孙明玉听后即恍然明白过来,暗中骂着自己的胡思乱想。“对了,玉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呃……是的,今日你去追莉莎后,那位李老先生曾来过,告知你那些酬金已经转汇到你的户头。”“这些小事拨个电话来通知就是,亲自来到分明是想看戏!”易龙牙心中暗骂着李清风时,同时说道:“还有没有其他交待?”“……没有了。”孙明玉说完后,转身欲走。易龙牙却突然说道:“玉姐,不如你也来帮我忙吧!”“嗯?帮忙……”“对喔、对喔,玉姐,你也来帮忙嘛!”夜晚还逗留在男生的房间,姬月华本就是第一次,现在若有孙明玉作伴的话,那肯定自己不会再有什么奇怪的念头和不自在的感觉。“你找我帮忙,本是没有所谓……不过,古文我却是没有什么认识的。”“放心,很简单的,玉姐你这么聪明,一定没有问题。”“但我真是不懂得古文……”“玉姐,不用懂的,你只要肯帮忙就行啦!”也不由得孙明玉反对还是赞成,姬月华早就走到她身边把她拉到易龙牙那张不大不小的床上,还把床上另一个枕头塞到她手上。孙明玉见自己被拉了进来,也就不再推拒,问道:“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易龙牙坐回椅子后,便简单地将她要做的事说了一次后,便继续翻译。然而,过不了多久,孙明玉便问姬月华道:“月华,你先前冲凉时不是说冲完后就去睡的吗?为什么又会被龙牙找上的?”闻言后,姬月华便把先前的事说了一遍。然而,当她说完后,孙明玉却是笑言:“不是你那片影碟坏了,而是那部影碟机坏了。”原来在日前,还是好端端的影碟机因为易龙牙等人去了旅馆,菲娜外出找工作,而一向不熟悉机器的葵无忌却又突然想看他珍藏的电影,而就是这样被他一搞,影碟机便告报销。“葵叔,对机器真是这么不熟悉的吗?”易龙牙其实和葵无忌不常见面,所以也不怎么清楚他的事情。姬月华笑道:“岂止不熟悉,是完全搞不懂,普通电器他可以应付,但要他去控制较繁琐的电器,他永远都只说一句‘太高科技了!’便猛打退堂鼓。”易龙牙皱眉的望向孙明玉,发觉她也是苦笑着,不由得相信起来,脑中渐渐浮现起葵无忌一个大男人被一部小小的影碟机难倒时的困窘情况。“龙牙,我知你在想什么,不过,千万不要让葵叔知道,否则我们的耳朵就有得受。”想起葵无忌每次弄坏电器后,就会嚷着高科技不好等等口号,孙明玉便觉耳朵开始痛起来。忽然姬月华低叫了一声,说道:“玉姐,影碟机坏了那怎么办,我还有很多想看但未看的电影耶!”本来还想着不是自己的光碟有问题而高兴着的姬月华,此时终于想起影碟机机坏了比起光碟故障还严重。“这也有办法,等过几天买部新的回来就是了。”孙明玉眼中闪过兴味,笑道:“反正,我已看完我想看的电影,所以你就多等数天吧!”“喔,玉姐,你很狡猾,竟然只顾自己。”姬月华气不过孙明玉那置身事外,不置可否的神气表情,把孙明玉推倒在床上,笑嘻嘻的搔痒着孙明玉,而孙明玉也不服输的转头反攻,一时间两人在易龙牙的床上扭在一起。易龙牙看着她们扭在一起,过了好一会见她们还玩得不亦乐乎,只好轻咳起来:“咳……咳咳……你们好像忘记了我的存在呢!”正在缠斗的两女听到易龙牙的声音才记起现况,登时正襟危坐起来,不过脸上却泛着羞赧的红晕。看着两女羞赧的女儿家情态,易龙牙也不由得心神一醉,不过,这一醉又很快平复下来,打趣道:“你们两个究竟是来帮忙……还是来玩呢?”两个女人被易龙牙这样一说,只感到耳根也发热起来,两人中尤以孙明玉更敏感,平时端庄大方的她也表现出非常不自在的神色,不过就在此时,孙明玉灵光一闪,闪出一个想法。孙明玉在姬月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后,两个女人的红晕倒是退下不少。易龙牙留意到取而代之的是她们眼里闪出的精光,而本能亦清楚告诉他,她们绝对是有什么阴谋,而且还和自己有关系。“龙牙,你是好人来的,若果见到我有难,相信必会帮忙的,是不是?”姬月华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着。“呃……你们想怎样?”孙明玉这时来到易龙牙的背后,双手轻按着他的肩膊:“龙牙,你是聪明人,一定会猜到我们的意思吧!你就帮帮忙吧!”“不……不行……我很穷,没有多少钱的!”平时五个女人一起来,自己就没有反抗能力,现下只剩两个,若果再反抗不了,那自己铁定是个蠢才!然而,刚立的志气过不了多久,很快地在两个女人的声音中被吹散。“该死,我真是要当一回蠢才!”

  证券时报记者 毛军

,,二人麻将游戏手机版
0